-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网民观察 > 来稿照登 >

河北:磁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扣车遭质疑,疑似“滥用职权”?

来源:网络 编辑: 老 曲 时间:2019-12-13
导读: 我近一个多月以来吃不好、睡不好、寝食难安。邯郸市邯山区居民闫建民说。到底发生了什么、闫先生缘何烦躁不安?事情还得从2019年11月4日说起。 闫建民告诉记者:我本人与他人合伙贷款购买了一辆拖板车,平时就以运输以及在工地干点零碎工程为生,虽说赚不到

“我近一个多月以来吃不好、睡不好、寝食难安。”邯郸市邯山区居民闫建民说。到底发生了什么、闫先生缘何烦躁不安?事情还得从2019年11月4日说起。
  闫建民告诉记者:“我本人与他人合伙贷款购买了一辆拖板车,平时就以运输以及在工地干点零碎工程为生,虽说赚不到什么大钱,但也能养家糊口。这辆车足以能够保证我家里大大小小几口人的开销与零花。眼看着我买车时的贷款越来越少,生活越来越好我心里感到开心不已。谁想到我刚刚感到欣慰的时候没多久就碰到了一件令人难测的‘怪事’。11月4日我接到了距离我村没多远的一位叫郑梦超的电话,他是一名挖掘机的司机。他让我去趟磁县岳城镇,把他的机械拉过来。我刚走到目的地时看到了一辆皮卡车在一辆购机面前堵在购机车前头。后来知道磁自然资源与规划局的执法队在执法。他们对郑梦超的挖掘机进行了查扣,说其私挖滥采;违反了相关法规。但同时强行把我按到地上说我违法。我再三告诉他们这件事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过来拉挖掘机而已。他们说那就等一两天我们调查看看有你的事儿没有,倘若没有你的事最多一两天就让你把你的车让你开走。他们扣押我的车辆时并未出示执法证件,未出具“扣压设备决定书”以及其它的任何法律文书。我当时连扣押我车辆的人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他们只是口头说“我们是磁县国土局的”。后来我打听到执法队队长叫张保红,局长叫王军琪。”

 二

  闫先生的另一位合伙人冯先生告诉记者:“我们的拖板车好比一个出租车的性质,郑梦超的挖掘机就好比一个乘客,他叫了我们的出租车;结果乘客还没上我的出租车呢就被磁县国土局强制扣押了。反过来说;出租车能知道上车的乘客是否涉及犯罪?至于他是抢劫犯、慈善家、教师、工人都与出租车无关啊!磁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扣押我们辆时并没有出具扣压设备决定书等相关法律文书,没有证据证明我的车违法,就这样被他们强制扣留,一下子十几天后没有任何人与我们联系,我们经过GPS系统定位后发现我们的车来回移动,后来我们在磁县西窑头村一个废弃的工厂里找到被磁县国土局扣押的平板车。当时车上还拉了一辆大型机械,原来他们用我们的车干私活。当时我就报警了,但警察还没来之前磁县国土局的领导叫嚣着威胁我说;‘把他拘留了’过来开两辆小车过来七八个不明身份的人,其中一辆是奔驰车。这些人都穿迷彩服,二话不说就把我扭押到了小车上。至今,就此事磁县有关部门还没有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说法,难道平板无故我被冤枉又没经过我本人的同意下私自使用我的拖板车没有说法吗?磁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的领导们是不是滥用职权?”

 三

  为了稿件的客观公正,记者特地采访了磁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在该局办公室见到了办公室主任王晨光。他告诉记者必须经过县委宣传部方可接受采访。记者在磁县县委宣传部见到了负责人,他登记并核实了记者的证件后告诉记者:“你们先回去吧,局里领导都在石家庄开会呢,要不过两天你们再来。”过了大约三四天之后记者再次来到了磁县国土局再次见到了王晨光主任,但是又同出一辙的让记者去宣传部方可接受采访。最后经过宣传部的同志多方协调后磁县国土局(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终于给了记者的一个回复。回复说:“2019年3日夜间我局联合磁县县公安局开展非法盗采河道砂石料的专项行动。11月3日(实际为4日)凌晨2点左右发现岳城镇水库3公里处有人盗取河沙。但盗采人以及司机逃离现场,无法联系当事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89条与《河北省河道采砂管理规定》第3条,据此,公安机关与磁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有权对盗取河沙行为进行制止并扣押与案件有关的物品。4日至16日对所有涉案人进行询问,但拖板车司机并未到案,致使该案正常进行。2019年11月14日我局结合有关部门对磁州镇西窑头村鼎大建材有限责任公司办公楼违法占地依法拆除时需要使用购机铲车等设备,但我局并未租到设备情急之下我局使用了临时扣押的设备。按照规定我局不能使用临时扣押的设备,近日为此事我局对使用购机行为启动了问责程序。”

 四

  据闫先生以及合伙人冯先生所提供的合同看到了邯郸机场与闫先生所签订的合同于2019年的7月30至2020年7月29日止。内容大致与邯郸机场签订了机场扩建工程,主要运输进出机场内大型链轨车辆为主等相关。

  另一份证据就拖板车车辆北斗星GPS的行车轨迹,记者亲眼看到记录2019年11月1日至3日车辆在永年区、肥乡区、邯山区、峰峰矿区等地方移动。4日零点左右平板车从安阳县都里镇行驶到了机场路以后才掉头转弯去了磁县,足以证明郑付雨的挖掘机并非该平板车运输到磁县岳城镇。

 五

  记者采访了挖掘机司机郑梦超,他告诉记者:“当时让我去磁县采砂时我并不知道他们没有开采许可证。我是通过一位叫殷帅帅(音)联系去的磁县岳城镇。原来他找我给他干过活,这次他去之前给我的合伙人郑付雨微信上转账3000元,当时说的是托运费。说好了干一天佣金1800元,可以先支付给我两天为3600元,我到了岳城镇他一分钱也没给我。因为没有给我佣金我就没给他们干,所以联系了平板车司机闫建民想让他把我挖掘机拉回邯郸。我去的时候从峰峰一个工地使用了一辆平板车直接拖到了磁县岳城镇。当时送我过去的是一辆冀DR32XX、冀D3XXX挂的平板车把我送过去的,我也不认识平板车的老板,只是有他一个电话17732045XXX。殷帅帅当天晚上没有露面,只是给我电话以及微信联系的,去的时候见到了他的合伙人李明,具体是否真名我也不是很清楚,他电话15630300XXX,他把我带到了现场。当时我问他要开采许可证他拿不出来,再加上没有给我佣金,所以我就没给他干活。就在僵持中磁县国土部门过来直接把我的车扣押了。当时国土部门执法时没有出具任何法律文书。不出具法律文书能不能扣押我的购机?非要扣我的车不放,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不去找当事人殷帅帅或者把此事移交司法机关?”

 六

  磁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扣押拖板车和购机时执法程序是否存在违规违法?为此记者特地采访河北省十力律师事务所郭俊峰律师,他告诉记者:“国土部门执法时必须亮明身份,主动出示执法证件。如果需要对违法车辆扣押时必须出具扣押车辆决定书以及其他相关的法律文书。如果没有上述程序就对当事人的车辆扣押属于滥用职权,属于违法行为,如果国土部门存在违法行为,那么有可能会惹上官司的。”

  闫建民的拖板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结局?郑梦超的购机被扣押时的这段时间又该谁来赔偿?记者将继续关注!
       图文来源:@
燕赵资讯315

责任编辑: 老 曲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邯郸观察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冀ICP备18024633号-1 冀公网安备13042902000630 本网为邯郸市网络文化协会理事单位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