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邯郸文化 >

宋文斌 年关夜话(岁月回眸)

来源:网络转载 编辑:孙伟 时间:2020-11-04
导读: 年关夜话 (岁月回眸) 宋文斌 2013年农历腊月27日,我家女儿潇潇从北京回邯郸过年。她乘高铁到邯郸是晚上九点半。并且是在与我家遥距30华里的东郊车站。 要说这夜晚跑老远去接孩子回家,本该是我当爹大老爷们去干的事儿。可是我那位在我眼里没文化品位内人

年关夜话(岁月回眸)

宋文斌

2013年农历腊月27日,我家女儿潇潇从北京回邯郸过年。她乘高铁到邯郸是晚上九点半。并且是在与我家遥距30华里的东郊车站。

宋文斌 年关夜话(岁月回眸)

要说这夜晚跑老远去接孩子回家,本该是我当爹大老爷们去干的事儿。可是我那位在我眼里没文化品位“内人”张贵兰,经常代替我强行去干这事儿。我现在在我们家说话权威性在逐年下降。我有时想,既然我的话在老婆、孩子面前已不被当成一回事儿,家里倘若遇到小麻烦,或需要劳神、费点周折的事情,我则是能躲就躲。一些个家庭琐事我一般不掺和。

诚然,家里遇到大事情,我还是不放权。在我思想循传统家庭规范,我为大男人,决定大事情我说了算。譬如,在协调我宋家兄弟姊妹关系上,再譬如,孩子们读书要花钱,都由我做主。家里经济大权牢牢掌握在我手,不可撼动。

腊月27日晚上,去车站接女儿,我本来就不想去。这事情原委要推前半个月北京科学院女儿打车票回家说起,我当时从手机里劝女儿说:“潇潇呀,咱家吃得、喝得,都准备好了。你也不用给家买东西。你人回来就一切好。”话说到这里,我又像以往一样,多嘱咐她说:“潇潇呀,咱家没啥事了,你回家早半天晚半天不要紧,没必要非去坐那高速客车,多花400多冤枉钱。咱家又不做什么大买卖。”殊不知,我话刚出口,通话那边的女儿对我不耐烦说:“好啦,好啦,我知道啦!”随后,我手机还没挪开耳朵,对面则传来一声“啪”的关机声……

当时,气得我很想再拨通她手机,斥责她:发什么狂!最后,我还是站在走廊里发呆,愣神一阵子,只能无奈地摇摇头,这不愉快事情就此不了了之了。

可是话又说回来,我们虽也吵吵嚷嚷,做父母和儿女们到底是连心肠。当天女儿和去接她回家的妈妈,两人,一个肩扛一个包,一个手里拉一个更大的包。此时我在家刚看完“中文·国际”频道今日关注节目。忽然,我听到手机来电声响,张贵兰在手机里喊道:“老宋呀!你女儿从北京给你买好吃的老多了,请到公交车站帮帮手吧……”我当时猛听这话,心里就又想发火,我心里责备她们说:“经常要你们不要浪费,不要浪费,就是不听!现在生活好到天顶上啦!还要从老远的地方买零食吃!真是不挣钱,不知老子受苦累……”

我心里想到这儿,遽然间让我醒悟自己迂腐,简直有点不可理喻,现在女儿往家买东西,那是人家自己挣得钱呀!你有啥理由再埋怨孩子呐?“宋文彬呀宋文彬,你糊涂蛋!”我心里自责着,赶紧穿上衣裳跑向大街公交车站。

还好,当天我接妻子、女儿回家,虽然老婆见我慌里慌张,面目表情木然,象素常这时点埋怨我说得:“你关心钓鱼岛,谈论‘小日本’,好像你是国家重要人物?”她每天在这个时段,为被我夺手里电视遥控器,而忿忿不平。

尽管老伴看到我,有责备神色,然而,我们还是在女儿爸爸、妈妈亲切的喊叫声中,将以往说不清道不明的琐碎烦恼,全都变得烟消云散了。

当天回到家,张贵兰就把女儿从北京买得的年货,给摊摆了一屋地。这满屋子地面上,仅仅是吃食点心、干货之类,就有十多样,像北京的八大糕、酱鸭,新疆和田的冰川玉枣,吐鲁番的葡萄干,福建古田的金钱菇,江西九江的香菇、高安桥的腐竹,湖北春晖的珍珠糯米,东北齐齐哈尔的克山粉皮,河北产的葡美康油。另外,像什么核桃、杏仁、杨梅、开心果,等等等等。还有潇潇前几年获奖得的一台全晶电视。我们家今年过节这样的“阵势”,适可说让我这时的心境里,犹如那《红楼梦》里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所萌生的惊艳之感。

另外女儿告诉我们更感惊艳好消息,她恋爱啦,男朋友也在北京工作。

大概,是我从小过惯了农村苦日子缘故吧,也或许像我一样上世纪“五零”后,中老年人所犯有的“通病”,就是和现代“八零”后年轻人,在处世和生活观念上存在“代沟”问题,尤其是在素常生活消费问题上。女儿当天晚上回家吃了饭、洗漱毕休息了。我和张贵兰回寝室,在刚才亢奋的情绪过后,又遽然地回复到泰然的理性意识中,看着为女儿拿回家这样多年货,一直处于惊喜状态的妻子,很想提醒数说她几句,让她别盲目傻高兴。可还没等我开口,我这坦荡无忌头脑简单的妻子,躺下就掉进到“南柯”梦幻国度里去了。

我当晚卧于床第,回想二零一三年过来的岁月,却使我有好长时间不能入睡。这一年里,我们家发生了巨大进步,我个人工作收入,首创十四万元人民币的破纪录,九月份,我们买上邯郸市一套九十多平方的新住房,到年底,我们家仅我们老夫妻结余储款,仍然进账十八万元。我们女儿从工作单位,又向我们上缴五万元。这是我们家史无前例的大变化。

宋文斌 年关夜话(岁月回眸)

在两千多年前,孔老夫子就有惊世良言:“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现在我们中国社会政治清明,百姓安居乐业,守法劳动致富,可理直气壮地感到光荣。但是我作为一家之长,要教育儿女、启迪家妻遵循守廉寡欲。祖辈人传承的人文道德智慧,我们绝不可丢弃。人生在世不可能一直坐“顺风船”,人生活要有长远打算意识才符合常理。

这一夜,大概我也是因北京女儿回家兴奋,也或许是我为家里人,现在花钱大手大脚担忧萌生内心之恐慌原委,我卧榻床第,辗转反侧,前半夜怎么也睡不着。在女儿从北京回家之前,我听潇潇说,去年十一月份,她在单位机关五十多名研究生参加的升级考试中,她的笔试成绩位居第二名,其在全体考试人员综合测试中,她又赢得蟾宫折桂,独占鳌头之骄人成绩。

可是据女儿说,究竟她能不能晋级成功,目前还是“未知数”。因为晋升的名额只有一人,除她测试得第一名外,其余前二名均为男性。据潇潇说,根据单位以往录取规则,两位男孩与她争着一个名额,那她的晋级还存在很大的变数。

我躺在床上,又想到刚买的房子,明年装修房又得花钱四、五万,这还是保守在一般水平的装修。去年,我运气好,挣了十几万,明年各行各业的经营情况变化很大,谁又敢保证自己的行业,就一直能保持蓬勃向上态势呐?另外,明年女儿要结婚成家,现在城市社会风俗,儿女成婚出现了颠倒,这女儿娘家要向女儿婆家送大礼钱。我躺在床上,思前想后,想想这儿,想想那儿,重重地危机感,袭进我脑里来。当我瞌睡眼睫毛跳不动时,钟表的时针已划过零点……

新年除夕前几日里,街坊邻里还是按照老传统:大扫除,蒸年饭,返故里祭祖等等的活动。我们小区毗邻几家孩儿们,有在外读书的,有在外地工作或打工的全都赶回来。小区里,一改平日的沉静,有顽童嬉闹的,有读中学、大学孩子们串门聚会的,有各家大人相互借炊具,忙着备年货的,院子里人声鼎沸,歌声飘荡缭绕,好一派喜兴繁闹景象。适可说是有了无忧无虑的孩儿们,我们这些年近花甲之年的中老年人,才感觉到新年的新气象。

接近除夕头一天,我们家属院邻里的居民们,在以往的几十年里形成一个规矩,大家相互串串们互致问候,诉说些家常话。这从第二天的除夕日至初一日的中午,每家的大人就不兴走动串门了。循老规矩,初一早上是各家孩儿相互走访,给长辈们拜年时刻。过了初一中午,邻里大人们才兴走动。然而今年我们家属院邻里相互串们,则是萌生有一种难舍难分之惜别的情愫。因为闪过年后,有包括我家在内三、四户要搬家离开。可谓人逢相处日久生情,即便邻里也使然。

腊月二十八、九两天,我和妻子忙过年杂事。女儿要搭手帮忙,被她妈妈劝阻了,当娘疼爱女儿给她活动自由。自潇潇年前回家,她手机几乎没闲着,一直有人联系。我癖好肃静,可说她在家仅仅两天,就让我对她这“宝贝”腻烦了。

另外,我听潇潇和她妈在暗地背着我说,回家仅仅三天,她就为在邯郸市高中同学、大学同学补送婚礼钱,花去了近两千元。我听到她们窃窃私语,很想当面戳穿她们的秘密,数落女儿几句……后来,我到底采取理智的态度,把心里窜起的怒火给按捺下去了。我想起了祖辈人传下的老话:“儿女大了不由爹娘。”孩子们大了,如今青年人有人家交谊潜规则,人家有人家处世方法。咱家女儿为人家孩儿们送礼大方,大概人家孩儿们对咱家孩儿亦为同理。礼尚往来,中国人古来规矩。至于我心里嫌弃她(他)们俗气,唯恐青年人养成小市民好沾便宜坏习气,或许是我自己人生观融不进当前时势,有悖现时人情世故吧。

这里边的事情是这样的,潇潇回家的第二天,对我说:“爸,你和妈妈忙了一年了,明年你们女儿要出嫁,我就要在公婆家过年了。我给你们三千块钱,算是今年我给你们表达一点心意。”当时听了女儿说的话,我感动的不能自己,愉悦中大有分不清东西南北之势,我喜兴满满回答她说:“好啦,爸心领了。钱,你自己拿起来,权当爸爸送你和男朋友买衣裳了。”我坚决不收钱,使她们母女都很惬意。

女儿给我钱我虽然没要,可是对她涉入社会刚刚有了较稳定工作,针对她花钱上大手大脚不懂节俭毛病,我还是犯爱唠叨又劝她说,你们将来要结婚成家,今后在生活上、事业上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生活开支切记要瞻前顾后。可是这才仅仅两天,她就把三千元钱的一多半,不声不响地送礼了!让我心里很不舒畅。

在这除夕前,凡女儿和我说话,我都支支吾吾心不在焉。她好像也看出我察觉到她们的秘密,故而,她们也尽量避开和我谈话题。

腊月二十九晚上,我们全家早早吃了晚饭,忙着准备茶水、瓜子,糖果、糕点,招待我们亲近的五户邻里。适可说,我们把家里买的,女儿从京城带回家好吃的全部摆上了,以示对邻里们尊重。

两千年前孔老夫子就提倡:“里仁之美”,人生能与文明讲仁爱邻里相处,可谓大富!我们当天所邀请有邯钢的退休干部郗秉礼和隋玉霞老夫妇,潘东阳和郑慧敏夫妇,开出租汽车季小英和李保生夫妇……五家人来做客。大家每年这时刻欢聚一堂,聊聊家常,谈一年来各自家里的喜事、晦事;谈大人事业、孩子们学习,聊聊各家进财门道,亏损蚀本之教训,畅谈对来年的期待、展望。不论谈什么,大家在这一晚上总是高高兴兴,乐乐呵呵,堪为邻里增进友谊好契机。

春节前几天,潇潇总被朋友请去,很少在家。逢至初五她要回北京,突然表现的与我亲近了起来。当我帮她在整理出行背包时,她对我说:“老爸,我记住您经常唠叨的话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今后我会注意生活消费问题。”

女儿说完这番话,以钦佩的目光面对我微笑着,这让我多年来耽心女儿对我产生有反叛心里,一下子得以释然。让我心里感觉从未有过地喜悦。

等潇潇离开家,她妈妈才告诉我,原来女儿回北京除了打车票钱,已经快身无分文了,她很后悔自己花钱没节制。然而我倒是认为,女儿是真正长大了。

2014年4月于邯郸。

宋文斌 年关夜话(岁月回眸)

 

作者简介:宋文斌,又名宋文彬、宋雅,男,1956年出生。当代作家。原籍河北省峰峰矿区。现为中国作家协会、河北省分会会员。湖北省《当代作家》特聘外籍作家。北京文化传播中心特邀作家。北京《采风中国》杂志特邀编辑。业余文学创作40年,有百余篇散文、杂文、报告文学,发表于全国多家出版社书刊,暨省、市报刊、杂志。本人与国家科学院、工程院两院院士,全国名校大学教授合集出书。其40万字散文著作《高山逸秀》,已被邯郸市、河北省、国家图书馆典藏。

责任编辑:孙伟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上一篇:邯郸丛台区:幸福公寓延续幸福人生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邯郸文化
邯郸观察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冀ICP备18024633号-1 冀公网安备13042902000630 本网为邯郸市网络文化协会理事单位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