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网民观察 > 来稿照登 >

儿女亲家

来源:通讯员 编辑:孙伟 时间:2020-06-14
导读: 儿女亲家 我家女儿宋晓霞和女婿郭凯结婚成家八年了。过去八年里,我女儿和女婿公婆全家和睦融洽,让我和老伴十分欣慰。尤其婆婆公公疼爱我家女儿,要胜过我们夫妇。每每回忆女儿落居北京经历艰难,逢她有今天这样尚好归宿,是让我们夫妇最感开心事情。 人,
儿女亲家

 
我家女儿宋晓霞和女婿郭凯结婚成家八年了。过去八年里,我女儿和女婿公婆全家和睦融洽,让我和老伴十分欣慰。尤其婆婆公公疼爱我家女儿,要胜过我们夫妇。每每回忆女儿落居北京经历艰难,逢她有今天这样尚好归宿,是让我们夫妇最感开心事情。

人,大概真有第六感官感知。我对自家女儿揣度,在她少年之时就有一种预感,我曾经萌生:“将来谁家娶我家女儿做媳妇,是他们全家人福气”感慨。当下我女儿婚姻幸福,颇似应验了我几十年前心灵预兆所隐生谶语。


中国老辈人传下来俗语:知子莫如父母。我家女儿小霞自小心地善良,从懵懂孩提时就显通文理,懂规矩。大人启蒙教她学习怎样对人礼貌,大人教她怎样富含待人接物才算是好孩子,父母教她怎样与小朋友们友好相处才算乖孩子,大人教谕她生活好全部来自辛勤劳动获取……她都殷殷记忆心里,并且她很快能够付诸自己言行举止。我为女儿当下较好家庭境遇,让我们感怀没有白费倾注心血。   
女儿(左二)公婆全家 

说起我家女儿读书上学,从中学、大学、读研究生,一路北上由邯郸、石家庄、北京,至今和女婿安家北京市。可谓她迈出的每一步都充满了艰辛和困苦。她所有经历精神的煎熬和痛苦,我们父母历历在目。

我家小霞从上小学开始,就非常懂得体贴大人们劳累辛苦,就养成了自己事自己做好习惯。我们家1992年从西部山区煤矿搬家进入邯郸市。其起始租房住,我们夫妇上班都远在市郊。乖巧懂事的小霞,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几乎每天都是自己早早起床,洗漱、热饭(头天剩饭),饭后悄悄背上书包上学去。我们女儿生活这样地乖巧,一直保持到离家进省城读大学。

女儿读书用功,读大学四年八个学期,她学习成绩荣膺全班七个第一。为女儿学习作为,让我们家长为她自豪。她也是当年考进北京读研究生为数不多其中一位。在人民大学读研毕业,她又属于留住北京跻身国家科研机关佼佼者。女儿成家八年里,每逢节假回邯郸来,我们常常听到她对婆婆公公满怀喜悦地夸奖和赞誉。让我们夫妇尤感欣慰。她说起婆婆孙老夫人,夸赞她不仅为事业型知识女性,操持家务也尤显精干老练,她自己制作的酱牛肉、烧得的佳肴菜品,实可与高级厨师媲美。女儿对我们说,婆婆虽已退休,可是依仗会计师资质,仍然兼职一家私企会计工作。

说起公公,女儿总带有虔诚、严肃的语气,向我们褒扬郭老先生秉性谦和,身为工程师在单位受人共戴,年年被评为先进。在家里沉默寡语,生活讲节俭,处处以长辈关心她和女婿郭凯,女儿常夸奖公公,为近乎完人。

我们儿女亲家郭先生和孙夫人属于国家改革开放初期,靠自学获得大学文凭知识达人。在那个年代,像他们夫妇所绽放出的人文光彩,于社会中可谓凤毛麟角,实属不易。我与他们二老年龄仿佛,青年亦充满理想当作曲家、作家、物理学家…,然则上学半途而废,如今我年逾六旬事业上平庸低能,与他们相比,我实感逊色、汗颜。

如今女儿女婿均任职国家行政、科研机关,老郭家四口人可谓称得上知识分子团队。儿女亲家距离北京较近,素常照顾孩子们付出比我们多。


然而,我与儿女亲家初期相处,却发生过一些误会,遭遇到不愉快事情发生。溯意往事使我感有迂腐鲁莽之嫌。我女儿婆婆孙夫人,是位很现代派知识女性,她从小生活在县城,其父母均为上世纪政府机关科级干部,要我说,她属一位“官二代”。

诚然,在我这个由山区农村长大,思想又比较保守的人,在与女儿婆婆孙夫人初始相处中,双方对亲戚来往礼仪上存在地域差别产生误会也属正常。后来我们彼此熟悉后,先前的误会已得于释然。

女和女婿               

当年我们为女儿订婚初次接触孙夫人,我对她在我们夫妇面前龌龊举止非常厌恶,让我极度反感。第一件事,她把给女儿订婚的一万元红包,自己拿手里在我们大人面前晃一晃,直接送女儿手里。其诡谲表现,唯怕我们老夫妇私吞她手中钱,其狂悖无礼让我愤懑。第二件事,当天下午女儿和她儿子要离家回北京之时,由于我和女儿分别近半年,第一次在异乡见面,我想亲自送送女儿。结果这位孙夫人,却不顾起码亲戚礼节,竟然态度蛮横阻止我走出她们家门。只能让我怏怏不乐地看女儿离开……

为了顾忌与女儿未婚家婆婆公公闹出尴尬,我努力克制胸中升腾起的怒火。我第一次认识女儿婆婆孙夫人,对她的评价:是一个稍有文化,浑身上下充满“官二代”臭毛病的狂悖女人!她不讲民族礼仪传统,其人文情愫实属一个刻薄又势力妇女。我曾经臆断,女儿婆婆心胸狭窄内心狂傲,在他眼里是我家女儿研究生、国家科学院工程师,才与他家儿子般配。涉及我们夫妇在她心目中是低能草民,根本不入她“法眼”。我曾鄙夷孙夫人从小生活干部家庭养成目无他人毛病。我以几十年社会历练,对于患刻薄又势利小市民习气妇女已是见怪不怪。我自持清高,认为与这类偏狭妇女讲传统美德,是糟蹋我男子汉身份。

谈及我与儿女亲家孙夫人心理障碍和纠葛,最终还是在我与他们郭家亲戚晤面中给予了倾诉。郭家亲戚也代表孙夫人向我多次解释,说她很早就脱离农村,对不同区域儿女婚配礼节欠缺了解,请我谅解,云云。

如今我们女儿与女婿、公婆全家相亲相爱,瑞祥和睦,也早让我对孙夫人的误解烟消云散,抛到九霄云外了。

作者:宋文斌
2020年6月12日。

免责声明:文字图片为原作者供稿,网站不做任何评论,如有异议请联系原作者,网站不做任何解释。

责任编辑:孙伟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邯郸观察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冀ICP备18024633号-1 冀公网安备13042902000630 本网为邯郸市网络文化协会理事单位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
Top